BC NDP

誠摯的父親,出類拔萃的領袖。
賀謹為您服務

賀謹是一位丈夫、父親、前工廠工人、抗癌鬥士以及卑詩新民主黨的黨領。

賀謹大半生都在溫哥華島南部度過。自從2005年起擔任省議員,2014年成為卑詩新民主黨的黨領。賀謹是第一個人與您分享他人生的成功,大多來自別人對他的信賴─一份慷慨的禮物,他承諾將會回饋給卑詩省民。

賀謹出生於1959年,家中四個孩子中排行最年幼。

當他只有十八個月大,父親過世。母親突然承擔重擔,沒有任何家人彼此的支持。

我一路走來深受遇到的人薰陶培養。除了被偉大的人格典範所影響,優秀的導師更是給我帶來了除了好運氣之外的成就。現在身為政治運動的領導者,我希望傳承發揚光大。

社區成員紛紛伸出援手,幫助年輕的賀謹一家人勉強應付生活─在聖誕節帶來食物籃,竭盡所能提供協助。

他的母親有一份工會職位,但仍然難以收支平衡養育四個孩子。所以年輕的賀謹時常只有電視陪伴。他最喜歡的電視節目:星艦迷航記(Star Trek)和蓋里甘的島(Gilligan’s Island)。

儘管他的家庭財政困難,賀謹仍決定要上大學。

他同時兼好幾份工作存錢上大學:送報紙、在餐廳當侍者, 还有駕駛貨車送貨。但是對他影響最深遠的工作是一個紙漿廠位於Ocean Falls─卑詩省中部海岸崎嶇的一個遙遠小村莊。

每次我們走進一個紙漿小鎮,我總會深呼吸回想年輕時積極正向的時光。

在他就讀特倫特大學(Trent University)的第二天,賀謹遇到此生的摯愛,艾莉。

當兩人一起搭公車進城的途中,賀謹問艾莉當晚是否願意出去約會。她回答說好,從此他們就共度一生。

“所有發生在我生命中的美好事物,她是最棒的。”

賀謹和艾莉在1984年結婚。

賀謹在澳洲攻讀碩士學位兩年半,這也同時是他們的蜜月。兩人後來回到加拿大,迎來了兩個兒子內特和艾文。

艾莉欣喜若狂地告訴我她懷孕了,我目瞪口呆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辦。現在每當我看見年輕夫婦帶著嬰兒走在路上,我總會微笑想著:「現在你會感到恐懼但是事情終究能圓滿順利。只要愛他們,他們需要的時候在旁邊陪伴就好了。」

賀謹在政府和企業有許多年工作經驗。

在2004年的某一天,內特的樂團朋友聽到賀謹對電視大聲叫喊著卑詩自由黨的不當作為。於是他略帶挑戰性的問賀謹「那你會如何做呢?」賀謹接受兒子和朋友的挑戰,並且請他們幫忙協助。

在2005年5月賀謹競選成功,成為Malahat-Juan de Fuca選區的省議員。

在省議會賀謹挺身捍衛卑詩各地民眾的權益,尤其是他的社區和居住在那裡的人。他在幾年內提出兩項私人法案,改善政府施政透明度和保障消費者權益,結果遭到卑詩自由黨以多數優勢否決了他的法案。

2008年賀謹因為肩膀問題去看醫生,一個例行檢查卻揭露了更嚴重的問題:膀胱癌。

經過手術和治療,賀謹的醫生宣布他已經完全康復。

“我的醫療經歷是正面積極的故事,但是身為省議員我聽到許多悲劇的醫療情況,並不像我一樣有正面積極的結局。”

當卑詩自由黨省議員自肥加薪29%,賀謹和他的卑詩新民主黨同僚沒有中飽私囊,而是把加薪的部份捐給當地慈善機構。

我從我母親那裡學到的是:如果你看到不公義的事,大聲說出來。不要轉過頭假裝沒看見,勇敢面對去改變它。

在2009年賀謹連任成功,並成為新選區Juan de Fuca的省議員。

作為官方在野黨的能源和礦業評論員,賀謹致力為卑詩家庭爭取權益,要求卑詩水電局降低費率。2011年賀謹成為卑詩新民主黨的議會領袖。

在2014年,賀謹成為卑詩新民主黨的黨領。

身為省議會官方在野黨的黨領,他致力為攸關民生的議題爭取權益。讓民眾更能負擔生活,讓民眾更容易取得房屋,禁止巨額捐款影響政治決策,挺身反對削減和關閉學校,為長者提供更好的醫療照顧。

在2017年,賀謹角逐省長。

It’s time for the next chapter. Let’s write it together.

Join John and the BC NDP as we make our government work for people agai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