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C NDP

诚挚的父亲,出类拔萃的领袖。
贺谨为您服务

贺谨是一位丈夫、父亲、前工厂工人、抗癌鬥士以及卑诗新民主党的党领。

贺谨大半生都在温哥华岛南部度过。自从2005年起担任省议员,2014年成为卑诗新民主党的党领。贺谨是第一个人与您分享他人生的成功,大多来自别人对他的信赖─一份慷慨的礼物,他承诺将会回馈给卑诗省民。

贺谨出生於1959年,家中四个孩子中排行最年幼。

当他只有十八个月大,父亲过世。母亲突然承担重担,没有任何家人彼此的支持。

我一路走来深受遇到的人薰陶培养。除了被伟大的人格典范所影响,优秀的导师更是给我带来了除了好运气之外的成就。现在身为政治运动的领导者,我希望传承发扬光大。

社区成员纷纷伸出援手,帮助年轻的贺谨一家人勉强应付生活─在圣诞节带来食物篮,竭尽所能提供协助。

他的母亲有一份工会职位,但仍然难以收支平衡养育四个孩子。所以年轻的贺谨时常只有电视陪伴。他最喜欢的电视节目:星舰迷航记(Star Trek)和盖里甘的岛(Gilligan’s Island)。

儘管他的家庭财政困难,贺谨仍决定要上大学。

他同时兼好几份工作存钱上大学:送报纸、在餐厅当侍者, 还有驾驶货车送货。但是对他影响最深远的工作是一个纸浆厂位於Ocean Falls─卑诗省中部海岸崎岖的一个遥远小村莊。

每次我们走进一个纸浆小镇,我总会深呼吸回想年轻时积极正向的时光。

在他就读特伦特大学(Trent University)的第二天,贺谨遇到此生的挚爱,艾莉。

当两人一起搭公车进城的途中,贺谨问艾莉当晚是否愿意出去约会。她回答说好,从此他们就共度一生。

“所有发生在我生命中的美好事物,她是最棒的。”

贺谨和艾莉在1984年结婚。

贺谨在澳洲攻读硕士学位两年半,这也同时是他们的蜜月。两人後来回到加拿大,迎来了两个儿子内特和艾文。

艾莉欣喜若狂地告诉我她怀孕了,我目瞪口呆因为不知道该怎麽办。现在每当我看见年轻夫妇带著婴儿走在路上,我总会微笑想著:「现在你会感到恐惧但是事情终究能圆满顺利。只要爱他们,他们需要的时候在旁边陪伴就好了。」

贺谨在政府和企业有许多年工作经验。

在2004年的某一天,内特的乐团朋友听到贺谨对电视大声叫喊著卑诗自由党的不当作为。于是他略带挑战性的问贺谨「那你会如何做呢?」贺谨接受儿子和朋友的挑战,并且请他们帮忙协助。

在2005年5月贺谨竞选成功,成为Malahat-Juan de Fuca选区的省议员。

在省议会贺谨挺身捍卫卑诗各地民众的权益,尤其是他的社区和居住在那里的人。他在几年内提出两项私人法案,改善政府施政透明度和保障消费者权益,结果遭到卑诗自由党以多数优势否决了他的法案。

2008年贺谨因为肩膀问题去看医生,一个例行检查却揭露了更严重的问题:膀胱癌。

经过手术和治疗,贺谨的医生宣布他已经完全康复。

“我的医疗经历是正面积极的故事,但是身为省议员我听到许多悲剧的医疗情况,并不像我一样有正面积极的结局。”

当卑诗自由党省议员自肥加薪29%,贺谨和他的卑诗新民主党同僚没有中饱私囊,而是把加薪的部份捐给当地慈善机构。

我从我母亲那里学到的是:如果你看到不公义的事,大声说出来。不要转过头假装没看见,勇敢面对去改变它。

在2009年贺谨连任成功,并成为新选区Juan de Fuca的省议员。

作为官方在野党的能源和矿业评论员,贺谨致力为卑诗家庭争取权益,要求卑诗水电局降低费率。2011年贺谨成为卑诗新民主党的议会领袖。

在2014年,贺谨成为卑诗新民主党的党领。

身为省议会官方在野党的党领,他致力为攸关民生的议题争取权益。让民众更能负担生活,让民众更容易取得房屋,禁止巨额捐款影响政治决策,挺身反对削减和关闭学校,为长者提供更好的医疗照顾。

在2017年,贺谨角逐省长。

It’s time for the next chapter. Let’s write it together.

Join John and the BC NDP as we make our government work for people again.